重庆新闻

首页 > 重庆文化 > 正文

专访《佚名照》作者晋永权:在老照片中打捞中国人的日常生活

2021-06-19 22:41:32
字号
放大
标准

20世纪下半叶日常生活照片的影像类型丰富、多元,甚至出格,呈现出这一时期中国人生活的表与里、现象与本质。照片拍摄者、被拍摄者及拥有者信息皆无,使日常生活图像消弭了个案差异,由个体、家庭、特定人群的记忆载体,转变为公共记忆的共享之物。
在今年出版的《佚名照》中,晋永权通过二十多年的图像收集、整理,甄选出从1950年代初期到1980年代末期1500余幅佚落的日常生活照片,试图寻找出中国人日常照相行为中的社会与历史逻辑。对晋永权而言,收集和整理这些照片是一个孤独的、漫长的,甚至有些冒险的个人旅程“。但恰恰是这些照片,占据了普通中国人日常生活图像的绝大部分,构成了二十世纪下半叶国人最为直观、感性的精神样态。采写 | 肖舒妍
《佚名照》作者:晋永权版本:文景|上海人民出版社·活字国际2020年10月
这本书:自成体系的老照片晋永权:从2000年就开始了。2000年是新世纪的开端,有一个契机。我从20世纪90年代起参加工作,就感受到比较重的世纪末怀旧情绪。体现在图像方面,人们用照片回忆过去、见证历史,在当时是特别主流的方式。在新世纪我们如何看待旧的东西?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有意无意地关注这些老照片。
《佚名照》“日常生活影像的特征·实用性”:照相是记录婚礼仪式的重要环节。晋永权:当时丝毫没有收藏的意识,只是到一些旧书摊、旧货市场买书。买书时看到这些照片内心非常惊讶。这些日常照片,比如家庭照片、朋友合照,对于每个人都曾经是非常珍贵的回忆。当年认认真真梳妆打扮、花了钱隆重拍摄的照片,为什么都扔在地摊上,还卖得特别便宜?日常照片的命运难道就是如此吗?
《佚名照》“照相馆里·家庭合影”:家庭合照相对忠实地呈现了历史语境中的家庭及个体样貌,在拍照时成员大多经过了显而易见的装扮、打理。
我是图片作为一个记者,我当时出差比较多,全国各地跑。我到哪儿都会去当地的旧货市场转转,这些老照片也看得越来越多,渐渐就萌生了买一些的想法。晋永权:第一是时间边界。由于历史的原因,我能见到的照片基本上都是1949年以后的。1949年之前的各类图像,因为年代久远、时移世改等原因已经大量消失了。
第二是物质边界。当傻瓜相机拍摄的彩色负片大量普及时,人们已经进入另一种状态,不拿照相太当一回事了。结合物质材料,边界大约就到20世纪90年代初。在此之后的图像就呈现出新的面貌。确定边界之后,我才能具体分析它的架构、形成、类别和特征。
《佚名照》“照相馆里·爱人同志”:当时的男女合影,具有神圣性,既是彼此关系的确认,又是对世人的宣誓。
这个人:人的形象是时代的影子
《佚名照》“日常生活影像的特征·模仿性”:电影、戏剧中的人物,都是模仿的对象。晋永权:我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末期,我还记得70年代父亲带我去拍照,午觉刚睡醒,我就被拽到一个照相馆里,又是拉又是扯又是整理衣服,弄了半天,正站着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,突然“嘭”一响,就照了一张照片。
在那个年代,每一次照相行为都可看作是一次具有仪式感,且弥足珍贵的“图像事件”。很多人的经历都很相似,行为特征也很相似,地不分南北,天不分东西。在照相行为建构的世界中,人的形象即是时代的影子。
但有一些和我年龄相仿的读者看到这本书后,给了我一个原来我完全没想到的反应。有人告诉我,看到这本书以后非常难过,以至于看不下去,可是过一段时间又忍不住再翻,每一次翻心里都特别难过。因为他觉得,这本书里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地表现自己,“劲儿都特足”,但他们似乎同时又在努力地压抑自己,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表现自己,呈现出特别纠结的状态。
《佚名照》“照相馆里·爱人同志”。
这一年:有别于惯常的现实晋永权:这本书的书稿交到《佚名照》“日常生活影像的特征·表演性”:国人照相行为中的表演行为无处不在、无时不有,几乎成为全民约定俗成的下意识动作。
长时间的疫情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普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、思维方式甚至心理状况,也改变了人们对身处世界的感受与认知。如果说疫情是一面镜子,那么在这面镜子前,普通人的希望与失望、自在与恐惧,都以一种有别于惯常的方式夸张地呈现出来。
采写 | 肖舒妍

点击排行